这篇拖了蛮久的,所以有些没印象了,简单回忆下吧。

前言

记得两个月前有朋友刚到谢菲有症状了找我出去玩,又是咳嗽又是打喷嚏鼻塞的,她以为只是普通感冒,结果一问,她没自测过(英国是有自测包的,四月一日前都能免费领送到家)。那次我没戴口罩😷相处了四五个小时吧,回来后我就觉得不对劲,第二天送去检测包,半小时后告诉我阳了。于是在家隔离,其实我最怕的是室友感染吧,住的是en-suite也就是五人单间客厅厨房共用。因为我的心态就是摆烂,平时也不戴口罩,所谓freedom。而舍友属于那种很怕感染的,在外面旷野没人也要戴口罩那种。。但我一直认真在隔离,五天后我觉得没事了,出狱。

起因

起因就是我在3月26号那天晚上接了别人的🚬,然后晚上回家他就告诉我他阳了,不过当时也不在乎了,毕竟经历过一次纯纯面对面密接。其实后来一想我只是不在乎自己,但我还是老老实实隔离,回来后我就戴起口罩在宿舍。27号晚宿舍做大餐七八个人,我戴着口罩盛了点拿自己屋吃去了,逗留没超过5分钟。28号开始嗓子有点热,不疼不痒也不咳嗽,直到29号早上自测都是正常,29号凌晨就测出来弱阳了。

想了想这两天只接触了舍友,好吧通知了一番。群里炸了。 我倒还好,但舍友们比我还激动许多,还有那天一起吃饭的朋友。 随之而来的负能量,确实让我的心情很复杂。 将结果告诉了比较亲的人,单纯的情绪宣泄罢了,为我担心的人除外,我也不配告诉他们。 也告诉了计划中的人,而那个周刚好学校放复活节假,大家都在假初计划了行程,于是毫无意外,与土耳其和塞尔维亚之旅失之交臂。

抗疫

三月30号 那天是最难受的,病情加重了。嗓子还是老样子,低烧27.7°C,头很晕,在家里感觉很冷,但每次睡醒我都一身汗,所谓冰火交融。
三月31号 症状消失了,精神状态很好,我以为我快好了
四月1号 开始嗓子疼加鼻塞,不过依然自信地自测下:

strong_positive.jpg

我无语。。属于是纯纯强阳了,但明明没什么症状的。。
四月3号 精神状态依旧很好,甚至很亢奋,症状都在缓解
四月6号 无症状了,自测终于阴了

总结

新冠小问题了,其实我自己倒不在乎,不光是英国人就很多中国朋友都在摆烂。但偏偏有些人很在乎,所以真没办法,只能说要不就挨骂乖乖戴口罩要不就少在一块玩。
关于后遗症,刚出狱感觉新冠也还好,隔了一个周再去健身房感觉到心肺功能有退化,无氧平时的重量也有些吃力了,不过影响个人觉得并不大,可能是长时间躺床上没锻炼导致的,也可能真造成了一些不可逆的影响,但对我来说或许影响很小。
记得之前看新闻说阳了可能变小,我还很害怕(可以说就是怕这个),不过好在我没有。
目前还是会咳嗽,就是嗓子很痒谁懂?

Q.E.D.


不叫Tory 也不是Tony 更别叫我toy